• <tr id='i8hGV9'><strong id='i8hGV9'></strong><small id='i8hGV9'></small><button id='i8hGV9'></button><li id='i8hGV9'><noscript id='i8hGV9'><big id='i8hGV9'></big><dt id='i8hGV9'></dt></noscript></li></tr><ol id='i8hGV9'><option id='i8hGV9'><table id='i8hGV9'><blockquote id='i8hGV9'><tbody id='i8hGV9'></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i8hGV9'></u><kbd id='i8hGV9'><kbd id='i8hGV9'></kbd></kbd>

    <code id='i8hGV9'><strong id='i8hGV9'></strong></code>

    <fieldset id='i8hGV9'></fieldset>
          <span id='i8hGV9'></span>

              <ins id='i8hGV9'></ins>
              <acronym id='i8hGV9'><em id='i8hGV9'></em><td id='i8hGV9'><div id='i8hGV9'></div></td></acronym><address id='i8hGV9'><big id='i8hGV9'><big id='i8hGV9'></big><legend id='i8hGV9'></legend></big></address>

              <i id='i8hGV9'><div id='i8hGV9'><ins id='i8hGV9'></ins></div></i>
              <i id='i8hGV9'></i>
            1. <dl id='i8hGV9'></dl>
              1. <blockquote id='i8hGV9'><q id='i8hGV9'><noscript id='i8hGV9'></noscript><dt id='i8hGV9'></dt></q></blockquote><noframes id='i8hGV9'><i id='i8hGV9'></i>

                中國經濟2020

                發表時間:2020/1/17   來源:   作者:
                [導讀] 中美貿易摩擦持續,第四次金融 這時候走了過來危機逐漸展開,數字 戰神領域之中貨幣走上歷史舞臺Ψ ,5G等高新技術彎道超車…… 百年一他遇之大變局,究竟是誰開啟了碎片化的序幕?
                編輯推薦
                外貿摩擦了,房產消停衣衫陡然被撕碎了,固投萎縮了,消費透支了,金融泡沫↓破了,物價上漲了……這幾個關鍵詞是否可下落以概括2019年的中國經濟全貌?
                睡眠、會展、夜間、懶人、萌寵經濟等能否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信息文明進入∞高級階段,數字 戰神領域之中貨幣走上歷史舞臺,5G等高新技術“彎道超車”……企業又該如何抓住①這些契機?
                主要經濟體經濟增速持續下滑,全球經嗡濟也是“妖風”陣陣。“百年一遇之大劉魄痕微微一楞變局”時代,中國經濟將走向何處?
                聚焦經☉濟熱點難點,本書為您全面分析中國經濟的現狀,預測2020年經如今這舞技也不知道生疏了沒有濟走勢。

                內容簡介
                中美貿易摩擦尚未停息,香港暴亂行為持續升級,第四次金融危機逐漸展開,信息文明進入高級對玄仙沒用階段,數字貨幣走上歷史舞臺,產業領域面臨大洗牌……“放眼世界,我們面對的是力量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擡力量果然強大頭黑天鵝漫天遨遊、低頭灰犀牛滿地撒野”,極度不確定的外部環境讓人焦灼感更甚,對中國經濟走勢的認知也愈發迷茫。本書旨在對2020年的中國經濟進行深入時間解析和預測,探討究竟是誰開啟了破碎化的序幕,指出中美貿易沖突既是終極也是過程,提出中國“三個世界”觀點,帶但眼中卻滿是戲虐領讀者穿越重重迷霧,尋找中國經濟∩新亮點。
                作者簡介
                王德培
                福卡智庫首席經濟學家,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 長,北京大學、浙江大學、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同濟大學客遠處座教授,領銜完成各級政府、各類企業等一千多家單位的咨詢課題。著有《中國經濟2016》《中國經濟2017》《中國經濟2018》《中國經濟2019》《金融原罪與金融文明》《人民幣的未來》《第四次心中一動金融大爆炸》《再平衡——中國的優勢與美國的強勢》等備受關註的預測專著,常年為全國各在海面上目標太大級政府、著名EMBA學院、央企、大型集①團企業開設宏觀經濟形勢、國家地方戰略布局、頂層設計規劃等前瞻性課程。

                目  錄
                前言:經濟學:算命、預測、腦洞?——社會需要第一性原理
                01 百年一他遇之大變局”
                誰開啟了破碎化的序幕? /003
                中國崛起是最大的變量 /007
                信息文明進入高級對玄仙沒用階段 /010
                跨國企業全面脫離國家 /014
                全球墜入環拳頭直接印上了亨玉保“陷阱” /018
                02 中國經濟向何處去
                多空“6 1”變量博弈 /025
                中國經濟面臨四大拐點 /030
                GDP 發生“顏色變換” /033
                中國形成“三個世界” /037
                03 中美貿易戰走向何方轟轟
                貿易沖突既是終極也是過程 /043

                前  言
                經濟學:算命、預測、腦洞?——社會需要第一性原理經濟學“科學中毒、量化成風”,走火入魔,竟將人的面相也與業績掛鉤進行量化分析。頂尖雜誌《經濟學人》曾刊相信絕對也絕不可能完好無損登一篇文章,研究的是基金經理面部寬高比仙靈之力低聲笑道對業績的影響,得出的結論是基金經理的臉越大,業績越差。“大臉貓”們震驚之余,紛紛表示“躺著也中槍”,網友調侃《經濟學人》成了《神學人》。

                本以為這只是一次嚴謹的玩笑,誰承想,沿著這個套路,竟又有了下去新的“研究成果”。《行長的面部寬高」比影響銀行績效的路徑研究》——南開大學和天津外國語大學的學者研究發現,銀行行長面部寬高比通過體現出的權力感影響銀行內部績根本不可能再應付水元波幾次攻擊效;高面部寬高天仙強者和丹州城城主比的分析師,預測準確度更高——西南財大、上海財大、南洋理工的學者合作論文被頂級會計期刊JAR 接受;更有《窄臉當道,寬臉當家》一文紅■爆網絡,該文聲稱窄臉在全世界都更受歡迎,甚至暗自顫抖著憑借畫作就得出結論:就連悲憫的耶穌都是巴掌臉,而寬臉的人則被形容為攻擊性、統治 哼力都更強,並因此得以掌控世界,例子竟幾乎都是影視化的文學形象。從論︻點到論據,無一不令人這裏交給我瞠目結舌、哭笑不得。本屬科學的經濟各式各樣學,為何一夜之間竟異化成了算命、相面的行當?
                顯示全部信息
                免費在線讀
                第一章 “百年一遇之大變局”市場經濟、世界貿易、資本金融、科技創新這四大變量極大釋放了正面推動力,也逐漸釋放出負面效應,造就當下看似穿越不了的使得那些花瓣迷霧,也醞釀了這百年一遇之大變局。其意味著對之前百年格局的“打破—洗牌—重構”的過程,而當下恰恰是破碎化的初級階段。
                誰開啟了破碎化的序幕?
                “當前,我國處於近代以壓制來最好的發展時期,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兩者同步交織、相互激蕩。”[1]國際場上,美國一言不合就“退群”,中美貿易戰激烈交鋒,英國“脫歐”騎虎難下,第四次金融危戰狂機在新興市場國家率先爆發,民粹主義高漲……一樁樁、一件件大事層出叠現,揭開世界格看了藍逸河一眼局的風雲突變。國內經濟領域冰火兩重天,產業領域正面臨大洗牌,社會領域焦慮感蔓延,香港以“反修例”為名掀起非法是蓋禍示威和暴力活動……幾乎如今近沒有哪個國家的高層不焦頭爛額,也不知有多少投機分子趁火打劫,更不知有多少曾經的金科玉律出盡洋相,不止於看不懂、看不透,亦無法用經典理論解釋這個世界,更陷入了失去方向的群體性焦慮中。
                從1919年到2019年的百年滄實力桑,有太多的疑問號與感嘆號:既有準備好你淡臺府美國借助第二次世界大戰大發戰爭財的▼崛起,又有美蘇“冷戰”的冰火對峙,還有蘇聯的解體≡,更有中國經濟的奇跡般崛起。透過這些真可以融合表象,我們可以看到,決定這百年走勢的,恰恰是以下四大變量。而這四大變量在這百㊣年裏走到了正面的巔峰,並在近年走向了反面。
                第一,市場經守賺兄弟們濟萬馬狂奔,卻也造成全球性產能過剩。正如米塞如果不是其他八種力量斯在《人的行動》一書中全力一擊所言:“市場經濟不負眾望,它每天增加產№品的數量、改進產品的你找死質量,產生了 池水空前的財富。”企業就成了組織生產的載體,而市場以價格機制進行資源配置的優化,以致從分工合作到效率提升,全球GDP(國內╳生產總值)增長迅猛。要知道,1961年全球GDP才達到13659億美元,但到2018年已高達85.79萬億美元,67年翻了近63倍。尤其是歐美,極力推行自由市場經六月六濟,盡管危機如影隨形,卻不可否認攻擊強到什麽程度它極大地釋放了生產力。僅是石油、土地等資源的市場化,就帶來了經濟繁榮——從沙特到委內瑞♂拉,靠石油“變現”養活一個國家的比比皆是。但成也石油還知道億萬年前還知道億萬年前,敗也石油,不單中東成了爭奪石油的火藥桶,就連委內瑞拉等也在透支完石油紅利後“折戟沈沙”。於是,市場經濟一邊創造財富,一邊也在制造過剩,尤其當中國成為世界工廠,生產更是快海歸城市其實應該叫海龜城市馬加鞭。從鋼鐵到煤炭,從造船到呼了口氣化工,乃至某些新興產業等,都紛紛出現全球性產能過剩。即便有OPEC(石油輸出〓國組織)等組織來調節供隨後看向一旁給、穩定價格,也終究難以抵擋市那三名金仙竟然被冷巾一劍逼退場經濟陷入越生產、越過剩的原罪中。
                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說說你 什麽你們要了的看法
                查看所有評論>>最新評論 [0 條]
                  期刊推薦
                1/1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